使命召唤ol天命|使命召唤ol天启评测

新聞是有分量的

網絡電臺,讓播音員重生?

2015-09-17 10:36欄目:傳媒
TAG:

“嗒滴嗒、嗒滴嗒、嗒嘀嗒——嗒——滴——;小朋友,小喇叭節目開始廣播啦!”這個經典的廣播節目是很多人的美好回憶,伴隨著三代人的成長,估計現在很難再伴隨第四代了,畢竟,如今的媒體太發達了,但凡能觀看視頻的環境,消費者都不會優先廣播節目,也正因此特性,播音員們都死了好幾次了,比如電視出來的時候,專家紛紛預測,沒人聽廣播了;VCD出來的時候,專家又預測,沒人聽廣播了;網絡視頻出來之后,專家又預測,沒人聽廣播了;滴滴和快的補貼大戰的時候,司機們真地沒時間聽廣播了…但如你所見,電臺始終沒有徹底消亡,而是以一種夾縫求生的態度保持著生命力,像一個老去的王后,沒有昔日光彩照人卻依舊優雅,氣質出眾。

在過去的15年里,電臺節目不斷改良,也涌現出不少的經典節目,其中以相聲、段子、脫口秀、新聞直播等節目最受歡迎,正因如此,資本在遍尋不到合適的投資項目之后,竟盯上了電臺,欲幫助其在新時代里找到一個合適載體,播音員也可借此機會重生。

現在,一切的生活內容正向互聯網上移動,電臺生活也不例外,事實上,電臺持續的生命力沒能挽救radio硬件的命運,70歲以下的人再也不會抱著笨重的收音機聽廣播了,更流行的方式是用智能手機收聽網絡電臺,或者利用安裝在汽車內的固定radio,信號來源也多半來自網絡。這種背景下,網絡電臺app開始繁殖,既有草根出身的喜馬拉雅FM,也有一些傳統電臺網絡化的app,比如北京電臺自我轉型推出的聽聽FM,還有就是酷狗、網易等音樂網站延伸到網絡電臺。這些琳瑯滿目的電臺app,受資本青睞正變得躁動不安,大家在拿到融資之后都以一種有錢人的姿態跑馬圈地,爭奪天價版權、獨家版權,以及雇人惡意刷榜,總之,今年網絡電臺的基調不再是沉悶。

夾縫求生,跪求網絡電臺的盈利之道

電臺的生命力非常強,但始終不能與視頻、社交、游戲等網絡核心內容相媲美,所以,這就注定了網絡電臺的節目沒有辦法同優衣庫的試衣間一樣,能在瞬間火遍全國,電臺從業者首先要考慮的是生存問題,他們需要找到“單獨需要音頻”的場景。

從目前來看,車聯網是未來網絡電臺最大的潛在市場之一,事實上,2000年的時候也正是因中國私家車保有量的大幅度提升才讓傳統廣播電臺得以在電視的巨大沖擊下存活下來;現如今,汽車與互聯網的結合則又給了蜻蜓FM、喜馬拉雅FM生存的土壤,另外,隨著人類健康用眼意識的提高,網絡電臺的節目可以作為消費者網絡生活的必要補充,比如,我們在走路時,騎車時,或者躺在被窩里不想舉著手機看片時,都可以選擇收聽網絡電臺,只要段子搞笑、聲音甜美,相信還是能吸引一些用戶的。而網絡電臺或者說傳統電臺最讓人著迷,也最容易讓人忽略的地方就是它能向聽眾提供豐富的想象力,正如1000個人眼里有1000個哈姆雷特一樣,文字性的描述會讓讀者產生無限遐想,按照任何自己喜歡的風格去勾勒書中人物;電臺之于電視有很多劣勢,但在提供想象力方面,電臺要完勝電視,正可謂1000個聽眾耳朵里有1200個萬峰老師。我們在聽到一個含糖量高的聲音時,可以把她想象成林志玲,也能把她想形成張柏芝,這個樂趣自電臺誕生之日,從未消退。

我們尊重網絡電臺的存在,也承認網絡電臺的魅力,但這些都不是網絡電臺市場變得火爆的原因,事實上,這個市場躁動源于資本的大量涌入,以及由其引發的一系列非正常競爭事件,這也就意味著,網絡電臺要想留住這份關注,需要盡早的找到盈利模式。

在基本的商業邏輯里面,免費的內容需要攜帶商家廣告的輸出,以達到收支平衡甚至盈利。事實上,在傳統電臺最后的黃金時期,他們的廣告收入驚人,據相關數據顯示,北京電臺單年的廣告收入就達到8億元,其他外地大臺也都在5億元~6億元左右,這些廣告包括高質量的精品廣告,也有一些只能放到晚間直播的男性問題廣告,總之,廣告的費用養活了數以百萬計的播音員以及相關的導播、劇務等電臺工作者。網絡電臺自然能移植傳統電臺的做法,但因應用場景有限,以及并非處于黃金期(蜻蜓FM說自己已經有1億客戶,但沒有第三方機構支持,誰知道他們有沒有),要求網絡電臺對于廣告要持謹慎的態度,力求精準,這可以慢慢探索,切不可操之過急,壞了消費者的興致。

另外,網絡時代最重要的標簽之一就是個性化,每個人都想擁有獨立的博客,識別度高的論壇ID,網絡電臺同樣可以設立類似博客、論壇式的聽眾集散地,只不過是博客的文字變成了聲音,網絡電臺提供的是一塊可存儲,可播放聲音的服務器。試想一下,正當一位消費者開車之時,突然發現自己的聲音從公共電臺里播放出來了,該是如何的興奮與激動,這種感覺將會進一步激發用戶粘性,從而留下進一步的盈利空間。

內容為王,網絡電臺切忌本末倒置

拿了投資者的錢,網絡電臺開始跑馬圈地,滿腦子想得就是爭地盤,搶聽眾,賺到錢之后報答投資者,但這樣躁動的風格本身就不試用一個場景較少的app。網絡電臺市場要發展,歸根結底要提供優質的內容,讓那些即將死去的播音員重生,這個市場才會有希望,否則,網絡電臺市場也只不過是過了一把燒錢的隱兒而已。

在過去的兩年里,電臺市場躁動不安,版權戰、口水戰、爭主播,或者惡意刷榜,讓apple store一個月內三次下架,這倒也瞞符合中國互聯網領域的論戰特點,焦點從來只是圍繞利益展開,大家很少能就商業模式優劣、內容精神實質探討,技術修正和擴展等方面進行討論,有的只是最低級的口水戰,從視頻網站,到3Q大戰,再到3B大戰,還有電商們的零元購物等等,這種論戰最該控訴的地方,正在于讓一群狀元們跑到大街上去和大媽們講道理,她們哪會講道理啊?所以,筆者首先奉勸網絡電臺的幾個巨頭,要守住自己的心,用高品質的節目去留住觀眾,這是一個長期博弈的市場,即便短時間內落后競爭對手,但長期沉淀下來的節目,絕對也是最受用的節目,有了用戶,賺錢只是順便的事兒。

先做好內容,再談爭奪客戶,再談盈利,這是網絡電臺需要遵循的行動指南,或許,平復躁動的市場,才是從業者的當務之急,而即便能把握好心態,如何具體操作,能讓網絡電臺夾縫中也能生存地好,才是對從業者最大的考驗。

如前文所述,網絡電臺過去一年里,每天都在爭奪版權,這非常容易走上視頻業的老路,因為競爭慘烈,當年的《宮》賣到了180萬元一集,最終,視頻業因此背上沉重的債務包袱。現在,網絡電臺優質內容太少,FM們為了爭奪用戶,不惜花大價錢購買獨家版權,比如郭德綱的相聲,但聰明如郭CEO又豈會把自己的段子只賣給一家電臺呢?資源稀缺導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大家哄抬物價,誰也不想先倒下,最終的結果就是一起倒下。基于此背景,網絡電臺要重點培養自身主編團隊,另辟蹊徑地提供優質內容,但因創作團隊有限,決不可貪大求全,未來網絡電臺的主流應該是“小而美”的模式,比如蜻蜓FM以集合傳統電臺內容為主,喜馬拉雅FM擅長有聲讀物,考拉的主播較強,這些電臺完全可以集中自己的優勢領域進行深耕,從而走出一條差異化路線,當人人都有一條差異化的路線,大家就都又能一起愉快的聽廣播了,相對內容創造水平也會大幅度提升。另外,網絡電臺的直播屬性也不能忽視,主播可以實時開啟權限,讓聽眾加入互動,甚至邀請名人做嘉賓,進行一場多人對話,這種直播與眼下的火爆的自媒體邏輯不謀而合,且聲音比純文字更加有趣。

與其惡性競爭、傷痕累累,到不如安靜做自己,做好內容,讓優秀主播徹底重生,最后希望,網絡電臺能重塑一個美麗的有聲世界。(科技新發現 康斯坦丁/文)

本文如需轉載,請聯系QQ:102927545 ,并注明出處

科技新發現官方微信公眾號:kejxfx

使命召唤ol天命